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July, 2009

二十一岁

在不久前刚刚过了二十一岁生日的我,其实,在那时候已经很想向大家分享我的生日,当然也不忘了向所有的亲人朋友们说一声:“谢谢你们!”这个生日,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忘,毕竟我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庆祝生日了,再加上,有幸能与家人,情人和好友一同庆祝这对我这么重要的大日子,夫复何求呢?

生日的前一天,严从吉兰丹赶过来替我庆祝生日前夕,我们到jusco bukit indah去逛街,我还买了一件泳衣,当作是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,而严就实行了他的诺言,买了一副游泳眼镜给我,打算回到大学就和秀文结伴到那olympic size的游泳池去游泳瘦身,好天真哦~(不瞒大家说,我不是很会游泳的,但愿穿泳装的我不会吓死人咯,嘻嘻~)那天,他还很勤奋地在准备自制的生日卡,而我就准备了些薯条,香肠给他吃咯。。。还被我大姐怂恿他说,随便做就已经很给脸我了,不必理我这样多,好过分的姐姐哦!

之后,我就陆陆续续接到朋友们的电话,短讯,祝我生日快乐。。。今年还蛮多人记得我生日的,facebook,friendster上也很多人祝贺我,再次真挚地在说一声:“多谢了!”严也把他省吃俭用了很久买的钻石钥匙吊坠和白金项链送给我,可是为了符合我-要求浪漫,他只肯给我看了一眼,试戴一下就收起来了,说去马六甲才给我,装浪漫哦~可是这招我受,哈哈。。。他还附送我pendrive和情侣吊饰,还有生日卡~(偷偷告诉你们哦,我的番薯男友终于发芽了,学会浪漫很多,也更会花心思了,好开心哦~)姐姐也送了我一个钥匙和锁头的服装吊饰,还有从她干哥哥那骗来的红包,帮补了我不少嘛~最好笑的,是我的外甥女-娥娥给了我一个红包袋,还说:“姨姨,恭喜发财!”。。。我还开玩笑说怎么没有钱?她竟然把她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二令吉包进红包里,说:“姨姨,生日快乐,我没有钱了!”,哈哈,好可爱的四岁多小女孩。。。还叫她两岁多的妹妹-轩轩跟我祝贺呢!真开心~

第二天,就和严去马六甲会阿佘和佩玲了。。。刚开始我们先去“血拼”,因为他们俩有课嘛。。。怎知刚好有电话促销,我买了一架七十令吉的新电话,大家都好羡慕我,哈哈~之后,就和她们会合,看了一部“drag me to hell”的电影,可怜的阿佘,全程盖着眼睛;佩玲有男友,我就不多说了;可怜我的宝贝;给我抓得很紧,应该很痛吧?不好意思哦,人家怕嘛。。。嘻嘻~在戏院里折磨了近两个小时后,…

我的悠长假期~

放了近十个星期的长假,就把这个假期的日子做个总结吧!刚开始放假的时候,就和同学一起到马六甲去旅行,原本不是很熟络的同学们,顿时发觉,其实我们或许可以当朋友的。。。自己也不再那么抗拒这一班所谓的“化学工程系”的同学们。。。也可能是用了一年的时间,自己也慢慢地能接受自己是化工系的一分子了吧。。。对于这个科系,我暂时不想在这儿谈论什么,迟一些吧,等我真正搞清楚才在部落格上谈论。。。嘻嘻~

马六甲之旅,和同学们挥别之后,我就去找我的好朋友们-阿佘和佩玲,和朋友相聚真的是很快乐,虽然时间并不长,至少也可以解相思之苦嘛。。。接着我就会柔佛见家人了,才待一个星期不久,我就和男友回吉兰丹,开始我的故乡之旅。。。在吉兰丹,除了把我爱吃的食物吃完-牛肉面,pantai timur chicken chop,nasi kukus,tomyam 伊面,沙爹,nasi ulam等等。。。这些美食可真的是害惨了我,害我的重量破了六十大关,唉~见过了也正在放假的老朋友们,我近两个礼拜的故乡之旅也接近了尾声,就依依不舍得会柔佛了。。。两个人回去,却是我孤单地离开,好寂寞哦~

回到柔佛不久,妈妈就开始唠叨我无所事事,没办法咯,只好尝试找工作。。。结果。。。万般的不甘愿,我还是回到了我“亲爱”的诊所去工作,重回我“敬爱”的医生们的怀抱,善哉善哉~做着做着,也做了近一个月,是时候应该告老归田了,我就在六月尾前停工了。。。在家当保姆,顺便等我男友归来找我,然后去马六甲庆祝生日(详情下一次再谈,但我真的过了一个很难忘的生日,很谢谢我的死党们,还有我的男友),在柔佛和家人吃过了生日海鲜大餐,就回我那鸟不生蛋的博特拉大学了,见见一班天真得对大学生活有憧憬的学弟学妹们,当然还有一些大学好友咯~所幸的是,我那居高不下的重量,也慢慢肯退位了,要不然见到朋友们,一定被射得死死的,哈哈。。。虽然现在还是会被射啦,活该咯~谁叫自己这么不自制,总是自欺欺人地说“美食当前嘛,不吃白不吃,回大学一定瘦的”,呵呵~

刚刚收拾好房间,就开始上网了,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超强适应力,不忘跟大家说,我还是住在同一间房间,面对同一个室友,不懂是该笑还是该哭,算了吧,就这样忘了吧。。。。。


p/s: 我等下子就要出街大量进货咯,要不然真的会饿死在房里的。。。大家就等着我的下一篇吧,我这星期应该满得空的,哈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