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农历新年


“爆竹响连天,金狮来拜年,敲锣打鼓在耳边”,无可否认,记忆里的农历新年,是红彤彤的,是热闹喧哗的,是欢笑声洋溢的。它是我童年少年时最期待的佳节,有别于一般的公共假期,在大城市就业定居的亲朋戚友,都会携家带眷、拿着大包小包的年货,风尘仆仆地赶在除夕夜前回到乡村老家,共聚天伦。至于团圆饭,虽然每年的菜式都大同小异,但我还是会很期待公公婆婆自家炮制的正宗海南白切鸡和紫菜汤。算不上什么佳肴,虽平凡却能温暖心坎,可能吃着的是童年的回忆吧?!

农历新年是老人家甚为重视的节日。大大小小的禁忌、一连串的祭祖仪式,稍微不慎,哪怕就要被公公的“狮子吼”给我们开年了。“年廿八,洗邋遢”,和至亲齐心合力把家里翻新,哪怕是弄得香汗淋漓,汗水也是甜的。年廿九,一家大小的例常活动,便是到“新年特备菜市”,为除夕夜打点一切。在菜市里,不难遇见相熟的面孔,街坊们嘘寒问暖,我想大概全吉兰丹的华人,都在此刻聚集在此地吧!淳朴的人情味和熟悉但却似懂非懂的乡音充斥着大街小巷,也意味着新年的脚步逐渐逼近。

除夕夜,公公婆婆当起了掌厨,妯娌们也纷纷献出看家本领。一道道美味佳肴,香味四溢,正式出炉。老家有个优良传统,独食难肥,所以都会把小镇里的远亲近邻都唤来这小小的木板祖屋,犹如点心楼般,轮流等位子。那时的我,真的觉得有点疑惑,家里算是中下家境,向来省吃俭用,为何又会大排筵席呢?婆婆说,新年嘛,团聚才是最重要,食物反而是次要。粗茶淡饭也好,大鱼大肉也罢,最重要的是团团圆圆,把欢乐分享给大家,把团圆饭的源远流长继续传承于下一代。所以,老家嫁出去了的女儿,方便的,都会吃完婆家那一餐后,带着另一半回祖屋相聚。之后,大家相约到唐人坡妈祖庙上香拜佛,凑热闹、看烟花、放鞭炮。之后,回到家里看新年倒数特备节目,帮忙准备红包压岁钱,等待踏正大年初一的那一刻,恭喜发财不停口。

好景不常,五年前,公公、婆婆、爸爸相继去世后,新年气息已大不如前。家中少了两老,亲朋戚友们也各自安排自己的团圆饭。那夹杂着丰厚人情味的绝世滋味,也逐渐模糊于记忆里。今年的我,也即将迈入三十,刚刚成家,对于除夕夜和农历年,心态上已大不同。近年来,也不再到特备菜市和妈祖庙凑热闹,也不强求守夜倒数农历年。只求一家大小齐齐整整地聚在一起家常便饭,闲话家常,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。自家烹饪、餐厅订席、甚至简单打边炉,都已无所谓。团圆饭,吃的只是温暖心坎的滋味。大家难得聚在一起的美好画面,都足以回味一生。

至于我最怀念、也最单纯快乐的新年时光,我会以文字把这无数美好画面的碎片,一片片地拼凑好,镶在记忆里。到我七老八十,也会和子子孙孙分享,不让岁月神偷偷走这一幕幕珍贵的回忆录

(中国报副刊-01032018)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你值得拥有

考试..............放假~

莫忘初衷